欢迎来到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知识 >> 艺术访谈 >> 浏览文章
美术纵横吴陆升先生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浏览:

     一、吴先生,您是否较喜好以哪种动物入画?为什么?

      我喜好以狗、马两种动物入画,这两种动物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的同伙和伙伴,和人类的关系密不可分。今时今日,人们饲养得最多的动物可算是狗,而最令人类痴迷的动物则是马。

      但会以这两种动物入画,重要缘故原由照旧由于我对它们较为认识,一不留神它们便又出如今我的画纸上,这其实并非刻意为之。我年幼时曾养过好几只狗,知青时代也曾赶过马车,也曾延续两个月一人单骑在牧区写生,天天都在马背上度过。这些经历,使我对这两种动物较为认识,我在马和狗的身上发现了很多闪光点,例如人们有择友的权利,偶然候更会过于挑剔,别人的一点瑕玷和错误也不能容忍;但狗却不会挑剔,不管你是其貌不扬或是花容月貌,不管你是家无儋石或是富可敌国,它对你始终敬爱如一、不离不弃;不论你有什么瑕玷或犯了什么错它都会谅解你、包容你;当你感到孤独、沮丧的时候,它会用举措安慰你,让你不再感到孑立,变得顽强起来;当你懒惰在家苦无动力的时候,它的活力会感染你;当你伤心失意、情绪低落或喜上眉梢、欢天喜地的时候,它会「察言观色」,透过你的表情转变,观察并了解你,而最紧张的一点是——只要你不抛弃它,它便会终身不移地陪伴你。

      至于画马,是由于去年正逢马年,机缘之下,有同伙邀我画一幅马图给他,当我走进马场取材时,又发现了一片新寰宇。马的鬃毛和马尾都特别很是适合行使文字来体现,而品种也较狗要少得多,表情亦比较单一,相对地较容易掌握,无怪乎从古至今画马之人多,而画狗者少。

      二、先生的画作中,有一部分是绘画澳门的跑狗比赛的,何以会选择澳门特色性的跑狗比赛作为绘画的题材?

      选择澳门赛狗其实也属于无意,有一次在澳门逸园赛狗场看到黉舍在举办活动会,会场上只见天上各色彩旗随风飘扬,地上一群狗只自由从容地遛哒着,场内则播放着由乐队演奏着的活动员进行曲;活动会开始后,临时间,门生在里圈跑,狗只在外圈跑,那情境令我大开眼界,简直比任何一部电影镜头还要精彩,至今难忘。

      在“农村插队”(即插队落户,意指上世纪50,60年代开始的“上山下乡活动”中高、初中卒业生到农村生产队当农夫的模式)时,我曾经养了一只小狗,因为我打弹弓的水准一绝,小狗从小就吃我用弹弓打的鸟肉长大。冬季下大雪了,我开心的带着狗随着雪地上的脚印追踪兔子,可惜的是我们看到兔子,而狗即使费尽了气力,最后依然是追不上兔子。直到我来到澳门,深入研究澳门赛狗的相干资料时,我才知道原来在全世界浩繁品种的狗只中,赛狗场里饲养的“灵缇犬”是世界上脚程速度最快的犬类,能轻易追上兔子,且反应灵敏,很少失误。它拥有健美的肌肉、修长的四肢、尖长的嘴巴、纤细的腰围,因此奔跑时姿态十分精美,它的身影时常在我的脑海浮现,让我不由自立地想要画它,开始时是画速写的,但感觉味道舛错,又尝试了用油画画,但照旧不写意,最终才用了水墨满意去描绘。

      艺术源于生活,原来就爱狗的我彷佛在澳门发现了新大陆,因此逸园狗场就成了我每周必去的场所,常常会于晚上前去观赛,往往都有不同的感受,那种对于艺术的热情成为了我无可抗拒的吸引力。

      三、绘画动物有哪些地方是较难当握的?先生是通过什么方法,令您所绘的题材跃然纸上,予人一种灵动之感?

      古人曰:“外师造化,终得心源”,我认为赛狗场的狗只就是我的先生,据我平日的观察,它们寻常待人和睦、暖和服贴,不过警觉性很高,眼神一刻一直地观察身边的统统,进入赛场后更会摇身一变成勇士,绷紧全身肌肉,用眼睛放射出威摄之光,用后腿一直踹地,更会不时发出几声低吠,与寻常的状况绝不一样。到了比赛时刻,闸门一打开它们瞬间就像离弦的箭那样飞射而出,把平日所积累的力量显现出来,喷发着速度和耐力的势,充满着坚强的拼博精神。那一瞬间我从另一个层面上理解到艺术里常说的“厚积薄发”,创作的闸门也在这一瞬间天然地打开了,而应该画什么、怎么画,这些一向令我暝思苦想多年的题目天然迎刃而解了。

      创作过程中,我行使线条体现狗只的力量之美、动感之美,向观者传递积极向上、自由奔放的精神,这也是我盼望透过作品所表达的艺术结果。我认为描绘动物的难度很大,比花在人物、山水、花鸟等事物上所花的心力更大,在此之前我一向以人物创作为主,因此一开始画赛狗题材时确实有点茫无头绪,一方面由于观看赛狗时拍摄下来的动态照片,大多又由于狗只奔跑时的速度太快而模糊,不能使用;另一方面也由于我不擅于行使照片绘画景物。幸好我曾有饲养狗只的经验,亲朋挚友当中亦有人有养狗,所以我可透过回忆及观察狗只的动作、风俗来描绘赛狗题材的作品,虽然最初的作品感觉仍有点不足,但多画几次后便找到感觉,越来越有把握了。

      四、先生能否与我们分享您绘画动物的心得、技巧?

      说到绘画动物的技巧,不外乎两个字——“多练”,熟能生巧,不单单只是对绘画手法的谙练,亦要让本身熟习所要绘画的动物,然后依照着本身的观察和经验,让这些动物的身型、举动、风俗等,天然地浮如今你的脑海中,接着再进行描绘,那么你所描绘的动物便会显得“形神俱备”,因此观察也是一项学习绘画的紧张体例。“农村插队”时期,我曾赶过马车,天天都要喂马,驾辕,与马相时间相处,后来我亦曾到过牧区进举动时一个多月的写生,每天一人单骑游走于天山深处,偶然一天也不会见到一小我,入目所见的除了马,照旧马,这段时期陪伴我最多的亦是马,这些体验让我对马的各种方面娴熟于心。为了观察对绘画的影响,我曾行使门生和同伙做了一个小实验。有一次,我在课上拿出了一张人物照片,让门生们进行临摹,然后在下一节课再要肄业生用赛狗的照片进行临摹,最后我把门生们前行临摹的两幅画尴尬刁难比,发现所有门生所画的人物画比赛狗画都要出色。门生们天天与人相处的机会较多、时间较长,能观察的时间比较多。相反地,他们与狗的相处的时间较少,对“灵缇犬”的了解的更少,因此所画的画天然比不上另一幅人物画。还有一次,我的几个画家同伙在聚会时看了我画的几张马的速写作品,并对此很感爱好,肯定让我带他们一路去画马,可是写生后大家互相分享的写生成果却让我吃惊。我的这些绘画高手的同伙,他们笔下的马着实让我失望,而他们亦透露表现马不是容易掌握的绘画主题,最后我才发现观察对绘画的成果有偏重要的影响。

      五、先生有何创作理念?你盼望透过创作,向观者传达什么讯息或思想?

      创作是我生命的悉数,它充实了我的生命。假如不创作,我的生命将失去意义。有一次,我在课堂教学中忽然得到一个创作灵感,但因为课堂尚未完结,不能立刻动笔,因此我心急如焚,更为此而急得流泪,众门生见此亦不知所措起来,立刻问我为何忽然哭了,我情急之下只能羞窘地说:“我在想孩子!”事后,我省思时也发觉本身说得没错,我就是在想孩子,我的作品就是我的孩子,而创作则充实了我的生命。而澳门的赛狗场、赛马场则是我经常去写生的两个地方,写生是为了体验生活,有了生活的积淀,作品也就天然形成了。我喜好用随性的线条体现的动感之美、力量之美,透过动物之美,向人们传递积极向上的拼搏精神,同时也表达了盼望更多人类懂得爱惜生命、善待动物的期望!

      六、先生在北京、珠海及澳门三地均设有工作室,为何会选择这三个地方?在上述三地进行创作有何不同之感?这对先生进行创作有何帮助?

      我在澳门、珠海、北京三地都设有工作室,有两个重要缘故原由,其一,是为了创作能够便利一点,作为一个艺术创作人,我不盼望错过灵感涌现的时机,而我风俗灵思涌现时必须立刻动笔;其二,祖国幅员辽阔,我又酷爱到不同的地方走走,如新疆、北京、珠海、澳门等地,体验不同地方的风土着土偶情,感受传统文化的氛围,吸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随!在这三个地理位置不一的城巿设画室,便于我随时就近到工作室创作,而不用把灵感和时间虚耗在漫长的交通上,也便于与居住在不同城巿同伙一路聚会、喝茶、画画,别有情趣。


推荐会员
  • 曹瑞华
  • 姜亚君
  • 蒋冬至
  • 乔春起
  • 孙慧军
  • 杨航彪
  • 張來有
  • 刘红选
  • 李国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2019 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gzyshj@163.com  地址:中国宋庄粮仓艺术区  电话:010-80519871   18611000669  网站备案:京ICP备15032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