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知识 >> 艺术访谈 >> 浏览文章
漆语三人行分享会之漆语心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浏览:

    时间:2015年4月8日16:00-18:00

    地点:33艺术中间

    参与嘉宾:

    乔十光(中国当代漆画的开拓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皮道坚(华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湖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苏星(广东省美协漆画艺委会主任、广州市美协漆画艺委会主任、广州美术学院客座副教授、漆画家)

    张温帙(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韩国国立首尔科技大学博士,漆艺家、陶艺家、公共艺术设计家、学者)

    蔡江宇(广东省高等院校工业设计教学引导委员会副主任、广州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副教授)

    刘奕(33艺术中间创始人)

    杜树华(乔十光美术馆实行馆长)

    张波(33艺术中间艺术总监)

    “对于漆艺来说,材料即是生命线,因而,漆艺的现代性是在保证传统用材前提下的创新,材料美感与作品的现代思想表达相得益彰、协调交融。”

    中国当代漆画的开拓者、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乔十光老师首次来到33艺术中间参观,并对参展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了点评,对于《漆语三人行》前言中的这段笔墨,他透露表现深切地附和,由此开始了此次的“漆语心声”分享会。

    (一)“漆语三人行”背后的故事

    张波:首先我代表33艺术中间迎接大家的到来。这不是一个研讨会,也不是展览开幕,原本展览展到4月7日截止,但是有许多的同伙要求我们延伸这个展览,我们经过商议将展期延伸一个月,展览将持续至5月7日。今天的聚会是展览的连续,刚好有如许一个机会,将乔十光先生、策展人皮道坚先生及众位先生请到现场。

    我想先介绍一下33艺术中间,从艺术中间的支撑者刘奕小姐说起,刘奕小姐的家族生意是在公共交通领域,她本人跟艺术结缘的起点就是由于漆。因刘奕小姐送女儿到英国读书,在英国接触了情势各样的艺术,后来又熟悉了一个很紧张的漆艺家张温帙小姐,因与张温帙的结识而被带入漆的世界。之后,刘小姐支撑了张先生在美国纽约的一个很紧张的漆艺展览,此后刘小姐对艺术产生粘稠爱好,通过资助艺术家开始了她的艺术之旅。她在美国熟悉了皮道坚先生,这可能是改变她人生一个庞大的变化。由于与皮先生的结识,回到国内以后,她把本来用作办公的场地重新装修,开办了33艺术中间。我有幸自创办之初就作为中间的艺术总监参与其中,中间开办以来已经有半年时间,我们始终没有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型展览,“漆语三人行”是我们在做了两个展览之后专门策划的展览,请皮道坚先生亲自做学术主持和策展人,这个展览特别很是独特,酝酿了半年之久才呈现给大家。在我看来,用“漆语三人行”如许的漆语言,在广州现代艺术圈里,我们真的独树一帜,可能我们还会做许多的连续。这是关于33艺术中间及此次展览的简短介绍。

    刘奕:2013年,有幸熟悉皮先生,让我在艺术领域更加坚定。我们把原来的办公场地清空之后拿来做艺术中间,在广州跟杜树华老师接触后,我们达成共识,以后在漆领域可以共同去支撑艺术家,努力去做更多有利于漆艺推广的事情。我是特别很是幸运也很乐意去做这件事。

    (二)漆语心声

    皮道坚:首先我要感谢乔先生为这个展览写的四个字,那句话让我特别很是的感动,“漆语心声”,漆语是你发自心里的声音,对于艺术家来说,“说他的艺术是朴拙的”是最高的奖赏,这四个字对参展艺术家、对作为策展人的我都是很高的奖励,我特别很是感谢乔先生。33艺术中间做这个展览,刚刚总监张波老师和主席刘奕小姐都谈了他们的看法,我想说的是这次这个展览确实在广州产生一些影响,媒体、公众都特别很是感爱好,我想这也是乔先生特别很是乐于见到的情况——漆艺如今有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与支撑,往后还要大家一路来努力,还有树华这边的机构,今天我才知道你们有平面媒体、新媒体部分,这对于推动现代漆艺都是特别很是故意义的事情。我想今天的聚会,能请到乔先生,特别很是不容易,乔先生虽然年事已高,但对漆艺的热情特别很是饱满,他对参展艺术家作品的评价,都可以看出老老师的思想特别很是敏锐。下面我想请乔先生讲讲他看了展览之后的一些想法。

    乔十光:我讲话困难,吐词不清。很喜悦和大家晤面,张温帙曾送我一本材料的书,她对陶瓷正视,对漆材料也喜好,无论陶瓷照旧漆,都是材料语言,这是对材料的正视,中国很少有如许的画家。中国是文人画的国度,讲究文字,有许多的条条框框,对材料不那么正视,对墨的浓淡干湿焦五种转变特别很是关注。中国画几乎没有色彩,跟西方油画的色彩没法比,在西方人看来,绘画不要色彩如同音乐不用音响一样,中国的漆画像西方的油画一样,外国人都能理解,因而比水墨画有更大国际的市场。漆画的材质是独一无二的,从视觉结果来看,漆画甲天下。看漆画的原作,大家都会喜好,雅俗共赏。漆画前途无量。

    皮道坚:乔先生在广东,至少让更多的人了解漆画漆艺,通过漆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觉得这是当下最故意义的事情。

    张波:今天这个聚会,让许多感爱好的人来参与,以后我们可以多做几场。对于门生群体,我们可以再做一些宣传,由于我们艺术中间还有很大一个功效,就是社会公益,它是非红利的,在很大程度上也盼望在审美教育方面贡献一份力量。刚才乔先生在谈对一组骷髅作品的看法时,他奚弄说本身是保守,其实不是,由于审美的东西照旧一个很大的话题,无论是当代现代,它照旧一个话题,对于公众来说,审美的影响照旧特别很是紧张的。今天将曾经的师兄弟苏星、蔡江宇请到现场,我们做这个展览他们特别很是开心,由于他们是广州美院这个专业第一期的门生,苏星一向坚持到如今。

    (三)大漆 DAQI

    公众对漆画不甚了解,谈到漆画,以为“漆”是“油漆”,事实上,此“漆”是“大漆”。

    蔡江宇:英文里头没有大漆这个词,同一称为lacquer。在日本叫きうるし,就是中国的大漆,其实只有中国最正确,由于我们的漆文化有七千多年的历史,到了日本叫きうるし,到了韩国叫날옻,在外国叫lacquer,根本不正确,lacquer是工业的东西。

    我在国外数年都没有看见过漆,有次日本天皇访问德国,他们带去了两个展览,一个是漆艺,另一个是索尼,当时德国人是全家去看展览,当时博物馆上千人拍着长队,记忆中只有一次毕加索的展览才这么隆重,我也跟着排队,进去一看全是日本传统的漆器,盘、碗、筷子、屏风等,特别很是漂亮。这个代表日本细腻的工艺传播出去了,让我印象特别很是深刻。

    张温帙:我上次跟皮先生去韩国的漆艺美术馆,金圣洙教授专门跟我们讲到大漆的说法,他说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外国人把大漆翻译成 natural lacquer,他不认可如许的翻译,坚持说날옻,他说我们应该叫大漆,翻译成英文是 daqi,日本就是きうるし,如许外国人就会很感爱好,由于他们不知道daqi是什么,不知道날옻是什么,不知道きうるし是什么,肯定会去了解。金圣洙教授说不能翻译成natural lacquer,大漆是中国、韩国、日本特有的材料。

    皮道坚:刚刚乔先生说到的“甲天下”特别很是精确,就是由于材料的物性,物质材料的本性,是不可替换的,是其他材料达不到的。

    张温帙:所以我以后会跟人讲大漆,用英文也是直接讲daqi。

    苏星:漆材料确实是最棒的材料,这个展览我觉得最有代表的意义是皮道坚先生提出的“材料是创新的生命线”,这句话让我感慨很深,如许提出来,整个展览是以现代艺术的情势来展示出来,我觉得很有一种突破。在我们广东这两年的展览里面,我们提出多元化的概念。前几日蔡克振先生在广州文化馆有个专题讲座,他把福建跟广东尴尬刁难比,我们广东入选获奖的作品风格都不同的,福建入选率特别很是高,但是作品的类同许多,几乎是一两小我画出来的风格,从这个角度来说,皮道坚先生在我们这里推动漆画的发展,形成“多元化,纯艺术”的氛围,通过现代艺术的观念、传统工艺及材料来表达,我觉得这是很深刻的启发。

    十年前我在广美上课的时候,课程只有周围时间,不敢用大漆,大漆一过敏,两三周时间就虚耗了,大家过敏完之后课程已经结束了。到了今天,许多门生自动要求,说我不怕过敏,我要尝试大漆。深入研究漆画,对大漆的喜好,已经深入到门生及漆画家这个群体里。到今天,有成就的漆画家,几乎都在用大漆画画。

    乔先生来到广东,对我们而言是特别很是好的新闻,蔡先生在这里耕耘了几十年,两位全国最顶尖的人物都在我们广东,再有皮道坚先生在全国搞漆文化的展览,这对我们是最大的推动。我们广东有今天这种局面,是特别很是难得的。如今我们介绍漆画,不必要从什么是漆开始讲起,许多藏家、观众对漆画已有肯定的了解。在珍藏方面,受市场影响,国画、油画价格有所缩水,而我们漆画,价格不但未跌还在赓续地攀升,整个漆画的形势发展得特别很是好。

    张波:这次的展览,皮先生为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头,让我们有许多的连续。不管是乔先生讲到的漆材料的独特美感,照旧皮先生写的前言,都特别很是紧张,还有一点也特别很是紧张,就是我们这代人以及下一代人,跟乔先生、皮先生那一辈人相比,缺了许多东西,缺的是中国旧学的文脉,是一种精神。我觉得漆画序言之上的东西可能更紧张,就是内涵。

    蔡江宇:我深切地感受到,与传统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包括漆画也是传统,不是一味地提创新,或是借西方的语言来做创作,而是跟传统对接,把传统重新找回来,如许才能越走越远。

    (四)大有可为

    皮道坚:刚才大家都谈了看法,我倒想听树华讲两句,他把乔老师请到广东来,这几年做了许多工作,对推动广东漆艺起了很大作用。刚才我们大家谈的都是在广东广州这个地方推动中国现现代漆艺的有利条件,很令人鼓舞,如今广东有漆艺的资源,另外,中国漆艺界的两位大师,乔先生和蔡先生都在广东。

    杜树华:我进入艺术品行业第一个接触的是乔先生,之后乔先生又介绍皮先生给我熟悉。如今,我在表面说得最多的就是皮先生曾说过的一句话,漆、墨、陶是中国文化的支柱,也是中国文化的代表。漆这个序言特别很是有魅力,曾经有个外国人跟我说,即使什么都不画,这块漆板我都要了。

    漆文化也代表中国文化的含蓄,有种分外的魅力,慢慢地你就被它吸引了,然后慢慢地投入进去,这是漆的魔力。在跟乔先生接触的过程中,我刚开始会跟乔先生谈许多想法,我还问过乔先生,如今油画、国画市场这么好,你怎么就选了最难卖的漆画,乔先生笑而不答。在跟乔先生接触了六年之后,感觉是乔先生是对的,他做了一件特别很是巨大的事,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着中国的一个文脉,从另外一个层面激起了我的理想主义。我分外想为漆画做点事,为漆文化做点事,这也是我在跟乔先生接触的过程中在跟漆接触的过程中的积累。

    在跟乔先生做市场推广过程中,最初我的同伴们都持反对意见,在我做的过程中,六年时间曩昔了,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特别很是有眼光的,他们如今开始支撑我了。今年,我们的拍卖行将会做一场专场的漆画拍卖,我花了五年时间让他们接受这件事。在推广漆画的过程中,我获得了诸多意想不到的支撑,有学术界多位先生的鼓励与支撑,如皮先生、邵大箴先生、吕品田先生等等,另外,我们创办了漆画界第一本刊物《现代漆画》,并建立了自媒体平台,打通了全国漆画界的信息流通。我们在广州成立了乔十光美术馆,而且向全国乔老师的漆画藏家提议了数字资产保真备案约请,与漆偕行的过程中,我们赓续地见证并创造着历史。

    如今33艺术中间的刘奕小姐也参与到漆画领域,对推动漆画的发展特别很是故意义。接下来我们大家之间会有更多的互动,包括对于年轻漆画家的创作的支撑,对漆文化的推动等等。

    结语:此次的聚会是展览“漆语三人行”的连续,在漆领域特别很是紧张的两位先生乔十光老师、皮道坚老师的指导下,在苏星先生、蔡江宇先生、张温帙先生、刘奕小姐、杜树华老师、张波老师的参与中,艺术家、学者、赞助人、经营者们围绕“漆”睁开了特别很是精彩的对话,既有艺术思想的交流,又有市场的评估,更有互动合作的睁开,临近尾声,大家都意犹未尽,透露表现如此故意义的聚会运动必须经常进行。

    漆语心声,大漆中见精神,混沌处放光明,由于热爱而续写出更多的传奇。在此,特别很是感谢这次分享会的主理方33艺术中间与乔十光美术馆,分外感谢乔十光老师、皮道坚老师,感谢苏星先生、蔡江宇先生、张温帙先生、刘奕小姐、杜树华老师、张波老师,感谢每一位关注、支撑漆艺术的人。


推荐会员
  • 曹瑞华
  • 姜亚君
  • 蒋冬至
  • 乔春起
  • 孙慧军
  • 杨航彪
  • 張來有
  • 刘红选
  • 李国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2019 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gzyshj@163.com  地址:中国宋庄粮仓艺术区  电话:010-80519871   18611000669  网站备案:京ICP备150329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