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知识 >> 艺术访谈 >> 浏览文章
冷军我们的写实油画比西方好得多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9日    浏览:

      “作品若没有高度没有深度,就不能使人共鸣使人感动。”——

      与珍藏周刊记者深入交谈,是在深夜10时后,而天天晚上,冷军都会一小我在工作室画画到凌晨。因为他画的是场景写生,所以即便模特晚上不在,也不影响他的进度。夜晚的宁静中只荡漾着几句轻轻的京剧小调,冷军喜好在画画时哼曲子。他强调得最多的是“玩的状况!”他特别很是自傲地说:“我们的写实油画比西方好得多!”

      珍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曾树刚 孙林

      谈突破

      “如许画下去,有没有突破不好说!”

      珍藏周刊:我十年前第一次看到您的作品《世纪风景之三》原作的时候,我感觉写实油画估计就到头了,原来油画能画到如许一种程度。您觉得继承如许画下去,还有突破吗?

      冷军:不好说,由于我曩昔觉得我的场景写生,也很厉害了,已经没突破了。但是后来发现,仍然有突破。但是超写实这个东西,不好说。

      珍藏周刊: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鼓起了一股超级写实主义之风,一些画家的作品做到了极度过细,您觉得本身的超写实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吗?

      冷军:这完全是两回事,他们是按照一种逻辑来画画,我是按照一种感觉来画画。他们是纯粹把对象逐一复制,例如一张照片,把它无穷放大,然后按照局部的图案一个个复制下来,然后拼在一路,就是一幅画,他们根本不必要考虑对象的形象、结构、色彩。他们的画风更贴切的叫法是照相写实。

      另外,他们提出如许一个主义、一个主张,目的是冲着抽象体现主义来的。抽象体现主义强调的是人的主观意识,而他们则摒弃主观意识,完全遵照对象的统统,把它数字化,格式化。他们作画经常是把一张照片分成无数个格子,然后按照每一个格子所分割的图案去画,只要把格子填满,整个形象就出来了。

      我跟他们完全不一样,我是讲视觉感受的,强调感觉,讲色彩,讲趣味,讲审美,讲绘画性的。

      珍藏周刊:在某一天,您会像印象派大部分画家一样,往主抓色彩的方向走吗?

      冷军:不见得。我重要照旧以造型为主,这些东西我反而没想太多。

      谈西方

      西方油画艺术发展到今天已经结束了

      珍藏周刊:您有没有崇拜哪位西方艺术大师?

      冷军:说真话,真没有!我如今觉得中国的油画家比他们(西方)强得多。

      当然,从油画的艺术高度来说,确实是西方好。但那只是指印象派以后,在这之前的,我认为欧洲的画家大多是工匠,在作坊里做事情,他们画画就是拿订单,让学徒打个稿,然后补一补,直到客户写意为止。这个跟本身的艺术体现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有谁能像中国画那样体现抒情的感觉?中国的文人山水花鸟,是谁订的?没有订单吧。都是抒发本身的情感。这里区别太大了。假如到表面(欧洲)看看就知道了,不管是大画照旧小画(印象派之前的),总是看着看着就不完善。由于他们都是拿“订单”画画的,反正是别人的订单,对付完就行了,缺乏才情。

      其实,在中国继续西方绘画(写实)最正宗的,是“大芬村”。无论是从从业者的身份、作画的体例照旧经营的模式,画画的趣味几乎一样。什么叫古典主义?就是悦目,优雅,美!真正上升到艺术是从实际主义开始,像库尔贝等,后来有了浪漫主义、印象主义,慢慢西方艺术开始受东方文化影响。接触到了书法、满意水墨,他们才开始出现抒发本身情感的作品。

      从文艺中兴寻求人本,到人性的解放,从寻求自由再到欲望泛滥,这是人的堕落。可以说,(西方)艺术走到今天已是在钻牛角尖了,必须回头(回归传统)看了。所以,西方(油画)艺术发展到今天已经是结束的了。

      珍藏周刊:您的那些油画技法和审美体例可以说也是取法于西方吗?您又如何脱节这种工艺性呢?

      冷军:与其说取法西方,不如说取法于我们本身。我们也有本身的方法,有本身的学院派,就像徐悲鸿的教学套路一样,我们会去临摹,这是中国的传统。而西方绘画有许多的技法,那些是工匠的东西,像一套程式,这不是艺术。艺术是抒情的,这才是创作,而非制作。但中国的油画不一样,中国的油画是由像徐悲鸿如许一批文人引进的。他看题目的体例和作坊里的工匠是不一样的。所以搞艺术的人必须要有这种学养,满腹经纶的人所创作出来的作品跟目不识丁的人所创作出来的作品是大不一样的。

      谈责任

      让艺术为社会谈话,现实上是错误的

      珍藏周刊:曾经问及马未都为何不珍藏书画时,他诠释国画缺乏社会责任这一功能,它反映的是胸中的山水而非社会实际。

      冷军:这现实上就是从文艺中兴开始,人文主义得以发展,从而使艺术能够为社会实际谈话,但这种谈话在我看来现实上却是一种错误。

      假如说绘画必要为社会征象发声,那音乐、杂技等其他情势的艺术是否也得为此而发声呢?参与社会形态的工作,文学家也可有所涉及,但却非艺术家所必须做的事,艺术家在此显得业余。我原来画的东西也是很有批判性,也得到他人的认同,但我最后照旧摒弃了,就是由于太业余了。

      当大家都在群魔乱舞时,我必要恬静下来

      谈现代

      珍藏周刊:有人说您上世纪90年代画的那一批作品都比较有批判性,所以在梳理中国现代艺术史的时候,您的名字在其中占据很紧张的地位,但十多年后,您选择创作一些唯美的人物写生时,许多人认为失去了批判的前锋性,仿佛退出了“现代”。

      冷军:其实我觉得当大家都在那里群魔乱舞时,我必要恬静下来,回头看看传统。我们如今的资源在快速消费,生存空间则赓续地缩小。假如快速地创作作品,不仅虚耗资源,占有空间,而且消耗过快,过多的展览使人们无暇静看。观众看一眼就没了,没起多大的作用。作品若没有高度,没有深度,就不能使人共鸣、使人感动。所以,一件好的作品,不管什么小趣味,只要能把人拴在那悄悄浏览,使灵魂得到升华就行了。不肯定要让作品激发我们的革命热忱。如印章,方寸之间见乾坤,其中的刀法可供人看上瘾,揣摩一辈子了。

      珍藏周刊:您如何评价本身在人物与静物方面的艺术探索?

      冷军:体现肖像的难度是最大的,由于人对人是最了解的,假如画得舛错,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静物画不准还可能难以发现。我觉得我的人物画已经是有一个高度的了,静物画则由于许多人都画,难以评价孰优孰劣,但人物画不同,一对比就看出高低。我觉得能用画笔把视觉所见之物转译出来,是件很故意思的事。艺术就是处于一种玩的状况,中国古代文人聚在一路便是玩,一路作诗,对对子。

      珍藏周刊:目前现代艺术盛行,您觉得写实油画正在被边缘化了吗?

      冷军:这个倒是无所谓,许多东西都会被边缘化,由于将来是个多元化的世界,权力也在赓续地被稀释,被转移。艺术也是一样的,每小我都有能力去施展本身,只要你乐意。

      但是,如今的题目是,有些人甚至连写生的能力都没有了。现在摄影技术如此发达,也是有利有弊的,大家创作都对着一张照片描摹,这跟作坊没什么两样。


推荐会员
  • 曹瑞华
  • 姜亚君
  • 蒋冬至
  • 乔春起
  • 孙慧军
  • 杨航彪
  • 張來有
  • 刘红选
  • 李国森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5-2019 中国职业书画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gzyshj@163.com  地址:中国宋庄粮仓艺术区  电话:010-80519871   18611000669  网站备案:京ICP备15032913号